冬伤于寒概略,拟用诸法

利来w66 com

『方歌』

经云:”冬伤于寒”。是指立冬之后寒气伤人而致病也。有伤寒、中寒、冒寒之别。伤寒:寒热无汗,脉来浮紧;中寒:寒邪直中于三阴之里,故吐泻腹痛,急宜热剂祛寒;冒寒:即寒邪冒于躯壳之外,症见寒热身疼,得汗即解。尚有冬温一症,是冬应寒而反温,非其时而有其气,人感之即病是也。宜用辛凉之法治之。若误用麻桂、青龙,必变症百出矣。以上四者,皆冬时即病之新感也。如受微温微寒之气,当时未发,必待来春而发者,便为伏气之病。这与以上诸温有本质区别。现分述如下:

辛散太阳治疟风,热多寒少汗头疼。

立冬之后伤于寒,伤中冒寒冬温缠。

桂枝羌活淡豆豉,前胡甘草枣姜充。

伤寒恶寒热无汗,脉来浮紧仔细参。

『药物』

中寒直中吐泻痛,甘热祛寒法可宣。

桂枝、羌活、防风、甘草、前胡、淡豆豉、生姜、红枣。

冒寒寒邪冒体表,寒热身疼得汗宽。

『方解』

冬温更宜详辨症,应寒反温致病然。

此方乃治风疟之剂,大凡外邪袭人,必先伤于太阳之表。其中桂、羌、防、草,即成方桂枝羌活汤内加前胡、豆豉而成。这里去前胡、红枣,加紫苏、葱白,盖取其加强辛温散表之作用也。

辛凉之法当急进,麻桂青龙切勿沾。

甘热祛寒法

如此四者皆新感,来春而发伏气看。

『方歌』

躯壳之外:指体表而言。寒邪冒于躯壳之外:是指寒邪冒于体表而为病。

甘热祛寒直中阴,冷服不拒阳可伸。

二、分述伤寒

姜附吴萸炙甘草,寒邪一散望回春。

伤寒者,乃由冬令寒邪伤于寒水之经而为病。其症:头疼身痛,寒热无汗,脉浮紧。治宜辛散太阳法去前胡、红枣,加紫苏、葱白。如体实邪甚者,麻黄汤亦可用之。若有汗,脉浮而缓,便是伤风之病,若误用之,必变症蜂起矣。尚有传经、两感、合病、并病及误治、变症、坯症等,均须参阅《伤寒论》以明辨之。

『药物』

尤须注意者,伤寒之病必须是发病于立冬之后,寒水主政之时。一交春令,便不可以伤寒名也。即有是症,可于寒疫中求之。

甘草、干姜、附片、吴萸。微煎冷服。

冬伤于寒伤寒病,寒热无汗头身疼。

『方解』

浮紧辛散太阳法,去枣前胡加紫葱。

此方治寒邪直中三阴之症,亦即仲景四逆汤也。方中加吴萸之大热,以祛厥阴之寒邪。治疗寒中三阴最为中的。汪仞庵原解谓寒淫于内,治以甘热,故以姜附大热之剂,以伸发阳气,表散寒邪。甘草也是散寒补中之品,又以缓姜附之上僭也。必冷服者,因寒盛于中,热饮则格拒不纳,即经所谓热因寒用之意耳。

体实邪盛麻黄汤,有汗浮缓为伤风。

挽正回阳法 同卷四[三—]

误投麻黄变症起,详参伤寒论详明。

若在春令为寒疫,治法详参伤寒门。

中寒

中寒一症,时令过寒,突受寒淫杀厉之气而成。其症:突然腹痛,面青吐泻,四肢逆冷,手足挛踡,或昏闭身凉,或微热不渴等。但三阴脉症各有不同。太阴中寒则脘中作痛,脉沉缓;少阴则脐腹作痛,脉沉细;厥阴则少腹作痛,脉沉迟。宜细别之。治法:三阴中寒,皆以甘热祛寒法治之。寒中太阴以干姜为君,少阴以附子为君,厥阴以吴萸为君。吐甚加藿香、豆蔻,泻甚加苍术、木香,筋挛加木瓜、橘皮,呃逆加柿蒂、丁香。如脉微欲绝,昏不知人,问之不能答,难辨经络者,可遵丹溪温补之剂,用挽正回阳之法积极救治。

寒淫:即寒邪。杀厉:即凶猛。寒淫杀厉:指凶猛刚悍的寒邪。

冒寒

冒寒之病,由外冒寒邪而致,比之伤寒则轻。比之中寒则缓。其发病系由寒气冒于体表,未传入里。症见:遍体痠疼,头微痛,畏寒发热无汗,脉浮。宜辛温解表法治之。服药后,谨避风寒,覆被而卧,俾得微汗而解,否则传经入里。倘伏而不发,至来年则发为春温,风温等病。

冒寒寒冒体表然,未传入里体痛痠。

头痛畏寒热无汗,脉浮辛温解表参。

药后避风微汗解,否则传经入里盘。

伏而不发来年发,春温风温必纠缠。

冬温

冬应寒而反温,非其时而有其气,人感之而即病者,即为冬温。对劳苦出汗之人,温气多袭于表;对冬不藏精,肾经不足之人,温气多袭于里,冬温之病,虽发于冬时,然用药之法,却与伤寒大异。盖温则气泄,寒则气敛,二气本属相反,如误用辛温必变症迭出。冬温之症,头痛有汗,咳嗽口渴,不恶寒而反恶热,或面浮,咽疼胸痛,阳脉浮滑有力者,乃温邪窜入肺经也,宜用辛凉解表法加连翘、象贝治之。口渴甚者,是温邪入于胃腑,再加芦根、花粉治之。如或下痢,阴脉不浮而滑,是温邪已陷入里,宜清凉透邪法加葛根、黄芩治之。倘热势转甚,神昏谵语,舌苔转黑者为难治。急以清热宣窍法或紫雪丹抢治之。

应寒反温病冬温,温气袭表劳汗身。

肾虚之体温袭里,此因冬不藏精成。

用药之法各有别,冬温伤寒各不同。

温则气泄寒气敛,误用辛温变症生。

头痛有汗咳渴浮,不寒恶热咽胸疼。

浮滑有力温窜肺,辛凉解表贝翘增。

渴甚温邪入胃腑,再加花粉与芦根。

下痢温邪陷入里,清热透邪加葛芩。

热甚昏谵苔转黑,祛热宣窍紫雪斟。

选按

本卷所论冬伤于寒,是指狭义伤寒而言。对其发病季节见解不一。雷氏对诸贤霜降之后,春分以前,有触发者是为伤寒之说,颇有非议。认为霜降以后,犹是燥气主气,春分以前,正是风木主气,感之或为燥,或为风。只有在立冬之后,寒水主气之时,人感其气即病,乃为伤寒。对此,拙意认为雷氏之说,亦非无据。盖季节交替,有其一定之规律,在理论上是极为强调时日的。但另一方面,对其临床运用,拙意认为气候之变化,则是互相渗透,并非固定不移,同时天气有异常,地区在差别,人们的适应性亦各有不同,因此对发病的影响,似未可硬以节令之时日为界。古人有因地、因时、因人制宜,是有其科学根据的。当视其具体情况而推断之,庶乎切合实际。此外,尚有广义伤寒,即《难经·第五十八难》中伤寒有五:有中风、有伤寒、有湿温、有热病、有温病。此皆外感病之总称,均各有其专论。

卷中还论及冬温一症,系由冬时过暖,冬应寒而反温,温热郁闷而然,属于新感温病。因发病在冬,故雷氏列于冬伤于寒门。前者治宜辛温,此则治宜辛凉,宜详辨之。

三、拟用诸法

辛散太阳法

辛散太阳治疟风,热多寒少汗头疼。

桂枝羌活淡豆豉,前胡甘草枣姜充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